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驭女轩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29|回复: 0

牛老师采精

[复制链接]

4万

主题

4万

帖子

8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1547
发表于 2017-12-22 20:04: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弄死我了快被你,连人家的脚都不放过,没见过你这样的变态,流氓,哼。
啊,慢点,哦……」

  「嘿嘿……宝贝你没见过的还多呢,以后慢慢让你见识。真是愁人啊,半个
月没法操你的骚穴,怎么活啊」

  「呸,一口一个骚穴,恶心不恶心,还是校长呢。」

  「本来就是骚穴嘛,不信你闻闻,哈哈」

  说话间,李强就把手指从刘玉华的骚穴里抽了出来,递到她脸前。

  「啊,脏死了,快拿来,呸呸……」

  「自己的东西还嫌脏,那我刚才还舔那了,哈哈」

  「呀,恶心死了,变态,流氓」

  「你就是老骚货,我的老骚货,一辈子让我操的骚货,是不是,恩?」

  一边说着李强一边用力在张玉华的老穴里快速扣弄。

  「啊……别……别……呜,弄死我了你。啊。」

  此时两人洗完了澡,光溜溜赤条条的搂在床上,一边说着情话,一边互相抚
弄着对方身体。

  「说,是不是骚货,让不让操?」李强毫不顾忌张玉华的哀嚎,手指摁在阴
蒂的凸起上,快速的抖动着手指。

  「啊……呜……是,我是骚货,是你的老骚货,让你操一辈子,啊……别
……饶了我吧……哦……」

  张玉华此时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身体极力挣扎着,想要摆脱在自己骚穴里
作恶的手指。嘴里顺着李强的意思,开始胡言乱语,只盼李强能放手。

  随着年轻校长手指的急速抖动,张玉华再也忍不住,伴随着呜呜的哭叫,紧
绷的身体猛地松懈下来「啊……」

  随之骚穴里一股股淫水喷涌而出。

  「啊……操死你,操你得骚嘴……哦……」

  此时张玉华赤身跪在床上,年轻的校长站立在身前,正摁这张玉华的脑袋,
来回操弄着她的嘴巴。「哦……好舒服……好爽……哦……骚货……」

  「呜……呜……」

  正在两人屋中淫乐之时,只听笃笃的敲门声。

  「张老师,在屋里吗?」

  两人猛然一惊,慌忙停下动作,张玉华随即吐出了年轻校长的大鸡吧,「是
学校的牛老师」

  原来这牛老师一家四口就住在学校里,平时除了教课之外,学校的小卖铺也
是她和老公经营的。她家离学校倒是不远,不过一是为了方便,其次也是为了看
护杂货店的东西,所以基本以学校为家,一家人常年都住在学校里。

  李强因为刚来学校,跟这牛老师也不熟,也没兴趣去搭讪一个普通的乡下老
娘们,所以一直没怎么注意这事。

  今天想必是因为张玉华刚搬到了学校住,所以这位牛老师主动上门来了。看
看时间,现在才晚上8点多,李强两人又在屋里开着灯闹腾,人家当然知道屋里
有人了。

  「靠,这牛老师真是不长眼,这时候捣乱来」。李强正做到一半,正享受老
情人的口舌服务呢,再次被叫停,实在是郁闷非常。今天真是倒霉透了。

  那边笃笃的敲门声还在继续,两人只得赶忙穿衣起来,好在夏天的衣服本就
不多,三两下就穿戴利索了。

  「来了来了……」张玉华赶忙答应着,慌慌张张穿上鞋子去开门。

  李强倒是想躲,可这学校的屋子又窄又小,哪有藏身的地方啊。于是只能假
装正襟危坐在桌前,一副领导正在谈工作的正经做派。

  「呦,李校长也在啊,呵呵,我来找张老师唠唠天,打扰您谈事情了啊」

  推门进来看到校长也在屋里,牛老师先是一惊,随即赶忙媚笑道。

  这牛老师教学不咋样,阿谀奉承,挑弄是非倒是把好手。农村小学里,教师
的素质本来就差,像教的最好的老师,张玉华和周素英也无非是高中毕业,高中
毕业当年就算是高学历了在农村,然后再找关系就当了小学老师。

  而这个牛老师连高中都没上过,顶着个人民教师的名义,其实水平跟农村妇
女差不多。

  学校里至今还流传着这位牛老师的光辉事迹。有次课堂上,有篇课文叫「火
车呜呜叫」。于是我们可爱的牛老师带领全班同学大声朗读「火车鸣鸣叫」,哈
哈……

  学校里老师私下里都拿这个说笑,内心里都看不起这个没文化,没素质的牛
老师。尤其是有正义感,又感觉怀才不遇的周素英,逢人便说牛老师的光辉事迹,
包括平时逢迎拍马,给领导送礼,耻于与这样的人为伍。周素英确实没有造谣,
毕竟牛老师的教学水平是有目共睹的,呵呵。给领导送礼也不是污蔑,不然学校
的小卖铺怎么能让她们夫妇经营呢。不过事情虽然是真的,但这嫉恶如仇的劲头,
还是招来不少背地里的仇恨。

  而张玉华却是一向八面玲珑,虽然内心也看不起这位牛老师的文化水平,不
过表面却总是假装的很是亲热,让头脑简单的牛老师引以为伴。

  看到这位进来的牛老师,李强觉得,国家这次决定考核教师是对的。像这种
素质的老师,就该被清除出去,再教下去,真是误人子弟啊。然而所谓伸手不打
笑脸人,既然人家主动献媚了,李强也犯不着冷脸相对。再说国家到时候考试上
岗,自会清理掉不合格的,犯不着自己得罪人。自己可不是周老师那种正义感爆
棚的人。

  于是李强堆起笑脸,假装热情道:「呵呵,没事,我也是晚上闲着没事,来
跟张老师谈谈工作」

  要说学校里最着急上赶着要巴结校长的非这位牛老师莫属了,首先是教师转
正的事,真要凭本事考试的话,别的人可能还有点希望,这位牛老师却是一点希
望都没有的;其次还有承包学校小卖铺的事,当初是巴结上任校长才承包下来的,
多少人眼红呢,如今领导换人了,靠山不在了,牛老师最近正着急呢,急于攀上
新来的年轻校长,生怕忽然不让自己承包了。

  牛老师老公跟周老师家里相似,也是普通农民。不过不同的是,这位牛老师
却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泼妇,只是顶了个人民教师的外衣。悍妻在家,老婆又是
教师,这位老公于是就成了远近闻名的妻管严。平时在家里大气也不敢出。

  这么个家庭状况,牛老师能不急吗?牵扯到夫妻双方的命运,一家人以后的
生活。不巴结好这位年轻校长公子哥,弄不好全家都得去喝西北风。

  于是三个人围坐在桌前,展开了热情洋溢的会谈。当然李强只是假装热情,
心里着急的巴不得这位牛老师赶紧滚蛋呢。

  也实在怪不得李强这样,刚才正跟老情人做了一半,不上不下呢,火还没泄
出来,就被牛老师打断了,怎能不急?再则这牛老师要姿色没姿色,别说比张玉
华了,连周素英也比不上,说话还不时唾沫星子乱飞,李强实在是看不上这位农
村妇女。叫声牛老师都是抬举她了。唯一的优势就是稍微年轻点,今年40岁,
皮肤显得白净些。

  其实这位牛老师仔细看的话,长的并不算差。只是给人观感实在不好。说话
管不住嘴,说多了话,吐沫星子就堆在了嘴角。说话也没素质,委实一个农村妇
女。再联想到她平时那些破事,笑料,李强实在不愿多理她。

  所以任由她一个劲儿献殷勤,李强始终心不在焉的客套着,心里一个劲儿的
催促她赶紧滚蛋。

  终于,大概这位牛老师也觉得尴尬了,主动提出了告辞。李强一想,毕竟这
是在张玉华屋里呢,总不能真拿自己当主人啊,人家要走人了,自己深更半夜还
赖在这?

  于是李强只好也附和道:「哦,我也该走了,咱们就不打扰了张老师休息了」

  拔腿迈步到门前,想到刚才老情人打了一半的嘴炮,感受着两腿间硬邦邦的
肿块,李强真是郁闷非常。转而一想,不行看没人半夜再偷偷过来,嘿嘿……这
么一想心情顿时好多了。再看一眼身前的牛老师,操,回头非得把她赶走,这女
的住在学校真是太不方便了。

  话说这位牛老师,现在最着急的就是转正和继续承包学校小卖铺的事。然而
刚才在屋里,碍于张玉华在,一直也没找到时机开口。

  于是这边厢李强和张玉华刚刚暗暗眉目传情,依依惜别,还没等李强回到校
长办公室,牛老师就又撵了上来。「哎呀李校长,刚才忘了点事,想跟您说说,
您看有时间吗,呵呵」

  靠,李强真是崩溃了。本来还想假装回屋意思下,立马偷偷再溜回张玉华那
呢,这老娘们怎么还阴魂不散了。

  无奈还得忍着不忿,客气道,「哦,没事,那进来说吧」

  于是不情不愿的把这位农村妇女让进了校长办公室。

  「好了,有什么事说吧牛老师」

  校长办公室里,李强依坐在办公桌前的靠背椅上,看着站在门后的老娘们说
道,连座都懒得让。

  这位牛老师对年轻校长的冷淡仿佛丝毫不见。继续用献媚的语气说道:「呵
呵。李校长,我是想跟您说说学校小卖铺的事,这么多年,学校的小卖铺一直是
我们夫妻两在干。

  您说就像平时咱学校里用个啥东西,老师们谁缺个啥,买个啥,我都是能不
要钱就不要,非要给咱也是最低价,进价给的。

  学生们来这买零食,买文具的,有钱没钱的,差个几毛的,我们两口直接就
给了,小孩儿嘛,自己的学生。

  还有咱学校没人时,晚上、假期里,我们夫妻成天是提心吊胆,时刻替学校
操着心呢,就怕东西丢了啥。呵呵……」

  听着这老娘们啰哩啰嗦的没完没了,李强不由得越发心烦焦急。

  在张玉华那,火刚泄了一半一直还憋着,此时大鸡吧在裤裆里还硬邦邦的顶
着,要多难受有多难受。哪有耐心听这讨人嫌的老娘们说啥,满脑子想的都是老
情人的骚肉。对了,蓦然李强又想起傍晚见到的周素英,靠,这老娘们的大屁股
可真诱人,裹在脚蹬裤里的丝滑发亮,真想操死那骚货。还有那双丝袜老脚,妈
的,看的就眼馋。

  远水解不了近渴,周素英那老娘们可以回头慢慢想办法,最郁闷的是今晚老
情人张玉华竟然掉链子了。都怪自己,怎么把这茬忘了?女人取了环最少得修养
半个月才能行房的。早知道别那么着急鼓动老情人取环了。半个月呢,可怎么活
啊。李强如今初尝老娘们的滋味,正是食髓知味的时候,如何憋的住?一想到这
里就郁闷的不行。

  一心想着淫事,李强根本无心听牛老师说啥。欲火难耐中,李强竟忘了牛老
师还在屋里,不由自主的伸手揉弄起裤裆里的大鸡吧。刚开始还是隐隐的,不易
察觉。慢慢的竟旁若无人的大力搓弄起来,呼吸也越发急促。

  「呼……呼……赫……赫……哦……」

  牛彩凤此时一边说着,一边正偷偷注视着年轻新校长的表情,琢磨着怎么开
口求领导呢。蓦然看到校长如此淫秽的表现,惊得目瞪口呆,张口呆立在当场。

  而李强却还恍然不知,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意淫中,自摸的力度越来越大,此
时牛老师已经停止了说话,夜晚寂静的办公室里年轻校长呼哧的呻吟声越发刺耳。
仔细听,其中仿佛还夹杂有一丝丝女人的喘息声,场面真是尴尬诡异。

  这场景不知持续了多久,屋内的两人仿佛都被催眠定住了。直到李强蓦的醒
来,忽然意识到什么,一眼看向门后办公桌前的牛老师,「啊……」伴随着女人
的一声惊呼,两人才回过神来。

  靠,糗大了。李强赶忙收手,调整自己状态。看着眼前的下属,拿出自己校
长的威严。

  「咳……咳……恩。那个……牛老师您刚才说什么?是学校小卖铺的什么事
吗」此时,李强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内心也是尴尬异常。

  「哦……哦……我……我是想跟您说下继续承包小卖铺的事,以前学校小卖
铺一直都是我们夫妻两干的,您看呢?」听到年轻校长问话,牛彩凤也赶忙回过
神来,紧张的回答道。

  原来是这回事,靠。今天被这老娘们打搅了好事,在张玉华屋里时李强就暗
恨要把这女的撵走,此时一听,立即便说,「哦,这事我正要找你说呢。是这样,
县教育局刚下发了通知,考虑到学校是教书的地方,还有学生的卫生安全问题,
以后所有中小学校里不准再有小卖铺。所以以后小卖铺不光是你,谁也不能干了。
学校里以后就没有小卖铺了。你回去跟家人也商量下,尽快搬出去住,学校是办
公场所,不相干的人不允许待在校园里,影响正常教学……」

  「啊……别……不要啊校长,您看以前不一直挺好吗,怎么突然就不让干了
呢……求求你了校长,我们家就指望这小卖铺的,我老公也没别的工作……」

  刚听到校长说到一半,牛彩凤就慌了。真是晴空一声霹雳,感觉天都塌了。
小卖铺可以说是自己家最大的收入来源了。别看平时对外人说不挣钱,其实自己
心里知道。比起那点微薄的工资,小卖铺才是个金库呢。全校这么多学生,每天
吃的喝的,这是多少钱啊。自己两口子全靠这个不起眼的小卖铺发财了。以前老
校长在时,两口子没少送礼,请客吃饭。把老校长喂的饱饱的,加上又是学校老
师,同一个村的人,这么多年才平安无事,一直由夫妻两经营着学校的小卖铺。

  今天原本见机想跟新校长求求情,攀攀关系,回头再送点礼,不但把小卖铺
的经营权弄到,顺带搞好关系再求求教师转正的事,原本计划周密,没想到竟听
到这样的噩耗。

  牛彩凤真是快哭了,这可要了全家人的命了。要是换了别人,自己受了欺负,
牛彩凤早就露出农村妇女的本色,不顾老师形象,泼妇似的骂起街来,甚至直接
动手了,敢欺负老娘,哼。

  然而此时面对这个年纪轻轻的校长,听说他爸还是县教育局长,牛彩凤是半
点脾气不敢发,只能装作可怜兮兮的,哭着求情。

  「校长,求求你了,我们家就指望这小卖铺呢,呜呜……以后我们肯定做好
卫生工作还不行吗,学校以后办公用啥就直接从我家卖铺拿好了,求您了,小卖
铺真是我家命根子啊……呜呜……」

  看着这农村大姐说哭就哭,顷刻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自己,李强不觉有点好
笑。其实自己跟这老娘们也没啥仇,原本也犯不着整她。虽然这老娘们也不是啥
好玩意。不过谁让她坏自己好事呢。有她一家子待在学校里,自己啥坏事也干不
成了。自己还想跟老情人好好亲热亲热呢,为自己性福着想,必须把她撵走。

  想到以后偌大无人的校园里,就自己跟张玉华个老骚货,嘿嘿……对了,还
有周素英那个老骚货,妈的,老娘们屁股真大,操死你个大屁股。李强不由得又
想歪了,淫欲说来就来。

  「李校长,求求你了,您看能不能跟教育局通融通融?」

  牛彩凤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教育局有这新规定,不过这位年轻校长的老爹
就是教育局长,就算有规定,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吗。说来说去还是得求眼前的
校长啊。

  此时牛彩凤进前几步,来到年轻校长的身前,俯下身子,梨花带雨的再次恳
求起来。

  李强正意淫着以后的性福时光,想着周素英的丝滑大屁股想入非非,猛然却
见身前多了个人影,白色的的确良衬衫,丰满的奶子从领口若隐若现。向下还有
自己正念念不忘的丝滑大屁股,包裹在淡青色的脚蹬裤里。顺着丰满诱人的大腿
向下,正是周素英那双肉色丝袜老脚,穿在白色的凉鞋里。

  此情此景,李强哪里还忍得住,浑然忘了哪里不对劲。一把就将那丝滑的大
屁股搂抱了过来,骑在自己身上。大手一边使劲揉搓,裤裆里的大鸡吧同时用力
的向上顶弄摩擦。

  「哦……啊……操死你这大屁股,骚屁股……哦……好爽……」

  「啊……」

  突然被年轻校长这么一弄,牛彩凤吓呆了。牛彩凤实在想不到竟然出现这么
个状况?眼前这个帅气英俊的年轻校长竟然对自己有意?竟然要占自己的便宜?
天啊,牛彩凤此时真是有点晕了。

  一方面是被吓到了,一方面竟然有点突如其来的惊喜。

  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遇到这种事?被年轻帅气的校长看上了?天啊!

  一辈子没人关注的老女人此刻被性福冲昏了,还没怎么着胯下便淫水直流,
跨坐在年轻校长的身上任由搓揉,晕晕呼呼的。

  再想到,自己的小卖铺,教师转正,天呢,牛彩凤幸福的快晕过去了。

  老女人的一声惊叫猛然唤醒了陷入意淫的李强,靠,弄错了原来。再看眼前
坐在自己怀里的老女人,丰满的乳房,丝滑的大屁股,一模一样的穿着打扮,连
发型都一样,同样的在脑后用一根皮筋束着头发。

  其实农村人穿衣打扮本就单调,同款同色衣服很正常。也难怪李强弄错。

  此时校长办公室里,牛彩凤跨坐在年轻校长的大腿上,大屁股正被校长在身
后用力的抚弄揉捏,弄的老女人不住前后颠簸呻吟。李强的大鸡吧被刺激的死死
的顶住老女人的肥屁股,憋了一晚上的欲火再也控制不住。

  气喘吁吁的揉弄着身上的骚肉,李强抬头看去,发现这位牛老师其实长的并
不差。鹅蛋形的脸蛋,长长的辫子。身上也是丰乳肥臀,虽然不及周素英丰满,
但比较起脸蛋,其实比周素英还好看,周素英是方脸,肉肉的,看起来有些圆润。

  而这牛老师却是标准的鹅蛋脸,也不像周素英那么丰南多肉,瘦瘦的脸形很
好看。眼睛,眉毛,鼻子长的也很好。只是嘴有点让人厌恶,一看到那张嘴,就
想起这女人恶毒骂人的样子,嘴角唾沫横飞。

  说到底怪只怪这女的平时给人印象太差,让人完全没有好感,直接忽略了她
的相貌。

  然而此时李强欲火焚身,便顾不得以往对这女人的厌恶了。妈的,今天就拿
你泄火。操死你个骚货。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李强手托大屁股,一把将牛彩凤抱了起来,还没等牛彩
凤啊的惊叫声落地,俯身便压在了身前的办公桌上。

  「啊……别,校长,赫。赫……我老公和两孩子还在小卖铺没睡呢。」

  躺在办公桌上喘着气说完这话,牛彩凤紧张的侧脸向窗外望去,只见小卖铺
里还亮着灯,两儿子的打闹声不时传过来,再扭过脸紧张害羞的看向压在自己身
上的年轻校长,牛彩凤忽然有种偷情的强烈刺激。

  「赫……赫。我就是要当着你家里人操你。」,看着眼前害羞的老女人,李
强一边喘气,一边兴奋的说。

  「啊……别……赫……赫……把灯关了校长」

  电灯的开关就在桌前,李强随手啪的一声关掉电灯,接着两手一抄就把两条
丰满丝滑的大腿举了起来。

  「啊……」

  丝腿在握,李强再也无需忍耐。憋了一晚上的欲望,终于可以尽情发泄了。
只见李强啊的大吼一声,埋头便从大腿一路舔起,左右互换,亲亲这条腿,再换
那条,一路向上,直到丝袜脚面。嗅着丝脚上的骚味,李强一把将白色的凉鞋扔
掉。将两只丝脚并拢摁在脸前,深深地嗅闻着。

  「哦……好骚的丝脚……唔……啊……」

  「尻死你,尻死你个骚货……啊……」

  闻够了丝脚,李强扔下两腿,三下五除二脱光身上的衣物。随即又抓起两只
丝脚,用脚心夹住自己硬邦邦的大肉棒,用力摩擦起来。

  「哦,好爽……哦……骚货,自己动,用你的骚脚好好按摩下老子的肉棒」

  随即李强退后坐回了身后的椅子上,抓着牛彩凤的丝脚引向自己的大肉棒。

  「啊……校长……赫……呼……」

  牛彩凤一个农村妇女哪见过这样淫靡的事,害羞的同时,又不由得感到异常
兴奋刺激,口中不住喘息。好在现在屋里一片漆黑,唯有不远处小卖铺的灯光,
在这漆黑的夜晚格外刺眼。牛彩凤不由得扭头看看那边的灯光,耳听着两个儿子
打闹声,还有家里电视机正在上演的电视剧声,再回头看过来,浑身赤裸的年轻
校长坐在身前的椅子上,正拿着自己的丝脚,夹着那条硬邦邦的大鸡吧抽插着,
嘴里还命令着自己。

  啊,呼,牛彩凤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听到校长的吩咐,羞红着脸乖乖的举起
自己的臭丝脚,夹着年轻校长挺立的大鸡吧卖力套弄起来。

  啊,好硬,好烫的大鸡吧。一会儿就要操自己了吗?呼……呼……感受着大
鸡吧的硬度,牛彩凤一边套弄着,一边急剧的喘着气。

  「哦,舒服……夹紧,再快点骚货……啊……好爽……」

  「赫……赫……啊……」牛彩凤此时血液上涌到脸上,脑袋晕乎乎的,茫然
的跟着年轻校长的指示吃力的套弄着大鸡吧,嘴里赫赫的喘个不停。

  「哦……骚货……啊。乎……」

  随着老骚货的卖力套弄,李强此时只觉爽翻了天。再弄下去,搞不好就要射
出来了。于是一把抓住牛彩凤的两脚,霍的站起身来。

  「啊……」牛彩凤惊叫出声。

  李强随即不由分说抓住脚蹬裤的裤腰,连同里面的内裤,一把褪下到膝盖,
向上抬举起双腿,露出下面早已淫水泛滥的骚穴。

  没有片刻迟疑,李强挺起大鸡吧,对准下面的肉洞,一杆进洞。

  「啊……校长……」牛彩凤啊的叫出声来。

  随即漆黑的办公室里立刻响起快速的啪啪肉体撞击声。

  「啊……操,操死你个骚穴,,啊啊啊啊……」

  憋了一晚上了,李强再不迟疑。就着这个姿势,举着牛彩凤的两条大腿,一
口气快速的操了5分钟。

  「啊……校长……啊……」

  只见牛彩凤忽然屁股极力向上拱起,脚尖绷直,双手抓住桌子的边缘,脑袋
左右摆动,脸上扭曲成一团,嘴里呜呜哇哇的喊叫起来。

  「啊……骚货,骚逼,我也来了,射给你,射死你……啊……」

  感受着下方骚穴的一阵夹紧,接着一股阴精浇在龟头,李强再也忍不住,迎
合着老骚货的高潮便射了出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广告合作|Archiver|驭女轩  

驭女轩 X3.2网站地图

© 2017 Ynxbbs.com